切换到宽版
  • 133阅读
  • 0回复

北林姜雨舟:守护花儿的“小王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荆实关
 

成都近视手术


      

      

      
      扫一扫,看视频  制作:杜相益
      
      多肉种植龄长达10年,集齐仙人掌科鹿角柱属全部200个种和变种,拍摄记录开花图像2000多张、15000MB……这是属于21岁的姜雨舟的一串数字。
      
      从小就对植物有浓厚兴趣的姜雨舟,将这份特别的“热爱”延续至今。高三填报志愿时,父母不支持他报考北京林业大学学习相关专业,他坚持私下改了志愿,于是才得以成为如今的“林大人”。为此,父母把他赶出家门3个月,到了开学的日子也没陪他去大学报道。
      
      姜雨舟与“多肉”缘起于小学,当他第一次在别人家见到多肉植物,就被吸引住了。上初中后,淘宝刚刚兴起。仍心心念初次相见的那个品种,他特意网购了3株,一株6块,邮费10块,一共28块。
      
      那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开始种植多肉,“居然都养活了!”直到现在,这3株“小生命”仍在延续,在他家的屋顶上蔓延开两块大瓷砖大小的多肉群——都是那3株的繁殖体。“如果不是刻意铲除,整个楼顶早就长满了。”
      
      但这仅仅是因为那是不难养活的品种。对当时的姜雨舟而言,“这个东西真的很难养。”他坦言,尽管高三时已经被人称作“大佬”,但由于多肉植物引进中国较晚,相关资料少之又少,他失败过,也仍在不断尝试。打一开始,他摸索的步伐就从未停止。
      
      如果一棵植物没养活,姜雨舟就把它分成很多的小苗,尝试在不同的环境下再重新养植这些小苗,看哪种生长环境最适合其成活。“中国地大物,每个地方的最高最低温和升降速度、光照强度长度等等立地条件都很不一样,所以我只能靠自己去不断摸索。”他解释道。
      
      直到上了大学,姜雨舟才认为自己有了足够的知识储备和养植经验,“终于可以开始搞事情了”。他主要研究的是多肉植物中的球类仙人掌科鹿角柱属和独尾草科十二卷属,较最常见和典型的景天科多肉植物而言,这两个种类目前在国内的种植更为稀少。
      
      “可以说国内鹿角柱属这个领域还是比较空白。”在中国知网上,有关鹿角柱属的外文文献仅有4篇,而中文文献则显示为0。正因如此,姜雨舟所做的工作不仅是种植,更重要的是引种收集、有性杂交、开花资料收集及外文文献阅读与翻译。据姜雨舟了解,鹿角柱属含种和变种共计200种以上,目前他已收集160种。
      
      因为仙人掌科种类繁多,原产地也各不相同,导致每一种类的生态习性差异大,他在养植过程中要考虑各种因素。就连最基本的土壤都很有讲究,种植用的颗粒土不是普通的沙土壤土,仅种类就有十来种,种植需要考虑栽培基质种类、比例、直径大小等,而这些,全都需要姜雨舟自己一点点尝试、研究。
      
      姜雨舟在大学把对仙人掌科植物的研究发挥到最大化,离不开“天时地利人和”。从姜雨舟刚进大学,就发现学校实习苗圃的两个温室大棚具备极佳的养植条件,分别适应这两类植物的生态习性。从“无人问津”,到现在已经养满两个苗床,他前后花了近十万元,这其中包括他“从牙缝里省出来”的生活费,以及学校领导、老师提供的资金支持和父母的资助。现在,他每天都要来看一看他的“宝贝们”。
      
      “摸索得越多,越会发现很多不一样的事情。”就在前不久,苗圃里的一棵仙人掌竟然开花长达半个月之久。而在一般情况下,鹿角柱属开花时长为3天左右,最长也不超过5天。这对于姜雨舟而言,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有时,姜雨舟会觉得“等待花开”也是很美好的事。一次,他用紫红色和黄色两棵变种植株进行杂交。按照预期,他以为新变种最多会开出中间色的花朵,甚至有可能还是原本的花色。出乎意料的是,新的23棵杂交个体竟然每一棵的颜色都不同。复古红、粉白、粉黄、橘色、橘红……“这是我今年最开心的事。”姜雨舟脸上写满了惊喜,忍不住地分享照片,展示他那数十种颜色纷呈的“宝贝”。“花色越多,后续再进行新的杂交,可能会做出个万花筒。”这是他新的期待。除此之外,还有七千多棵杂交实生后代苗,“正等着它们长大来惊艳我”。
      
      当然,姜雨舟知道,新的等待过程也依然漫长。从播种到开花,三四年都算是很快的。他也会因为一次微小失误,让一整年的杂交、授粉等努力白费,导致培育了三年的僵苗停止生长。但对他而言,“成功和失败都是相对的”。他评价自己是个“慢性子”,喜欢每天只做一点点事情,日积月累做一件大事。“不爱看剧不打游戏,我就很适合养植物。”
      
      姜雨舟可以在苗圃一待一整天,慢慢种花、移苗、拔草,种一下午,种一天。“我很享受这种状态,不用动脑子,就坐在这里,从早到晚,坐一天都不会觉得腻。”每次到了饭点,他就叫个外卖,送到没什么人来的苗圃,天黑收工才慢慢走回宿舍。
      
      对于优势在于杂交的十二卷属,开一次花,就要做一次杂交。这是姜雨舟乐此不疲的工作之一,却也是让他觉得“特别特别费眼睛”的一项工作。同样是授粉这件事,别人会把所有花瓣都摘掉;而他为了提高授粉成功率,考虑到自己的养植环境相对干燥,需要尽可能减少花朵损伤失水,他只将花朵上面三瓣花瓣摘除。花朵上三瓣下三瓣总共六片花瓣,用尖头眉夹将上下分开,去掉上三瓣,再摘除雄蕊花粉“授”到另一株的雌蕊柱头,这才完成一次成功的杂交。此外他也在尝试一些更为专业和快速的育种手段,比如无菌播种和组织培养。
      
      正因如此,对于这些“宝贝”似的存在,姜雨舟像书中的小王子爱护玫瑰花一样,悉心照料着它们。“每一棵都是独一无二的,哪怕是同父同母都长得不一样,这也是它们的魅力所在。”
      
      现在,姜雨舟还在等那几盆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三年都没有生长的苗“醒过来”。他依然会给这些僵苗浇水,给每一盆植物拔草,也会给被真菌感染的“病植”喷药。他觉得自己做的事其实很小很小,但却一直在耐心等待变化的发生。“每天都在做一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事情,但就是很享受,会继续慢慢做下去。”
      
      姜雨舟对自己的规划是读到士,然后去大学当老师。但他也不知道未来到底会怎么样,能够确定的是,他会踏踏实实在这个领域一直做下去。他的目标也很明确,希望自己能够培育出新品种,写一本介绍鹿角柱属和其他仙人掌科植物的专业书,让更多人了解、养植这种植物。
      
      现在已经成功考上本校研究生的他,在预录取公布的那天,在朋友圈致谢:“感谢所有的煎熬伤痛如面悬崖心力交瘁夜不能寐,让我成长。抱一下四年前改志愿众叛亲离独自来北京林业大学报到那天在雨里掉眼泪的自己,未来几年要变成更好的人。”
      
      实习生 刘俞希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毕若旭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9年05月20日 07 版
      
      (来源:中国青年报)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